投资丨寻找β投资:从赛道到选手

  2017-07-18 本文章428阅读

我们常常讲投资需顺势而为、因时而变,原因就在于与每一个经济时代都有打上其烙印的主导产业诞生,只有抓住这些产业,才能获得高额回报。


从美国投资大师的经历看,虽然经典案例在不同时代表现为不同的公司,但本质上都是重仓核心行业,50年代费雪投资摩托罗拉,70年代巴菲特投资可口可乐,80年代彼得林奇投资福特汽车,90年代米勒投资微软,都是如此。


国内高速发展虽然不足40年,但伴随着人口、技术、资本等要素的变化,我们的核心产业也已经历了几次快速更迭,并带来了资本市场上的蓝筹变迁。


一、改革开放到90年代初,短缺经济


七八十年代是个弱话题,信奉知识改变命运,因为被谈论得太多,人们或许已经感到疲惫。


从义乌人的鸡毛换糖,到小商品采购大军,商业不再被压制,92年以后蓬勃发展,老百姓手里开始有点钱了,为了改善生活,乡镇企业生产出来的消费品很快就能卖掉,服装、饮料、保健品开始大跃进。


倒爷的出现承担了部分市场撮合的功能,80年代中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,其中有一项是允许机关单位办三产,于是老子管的原料、物料交给儿子去倒,从钢材到手表、粮食、毛线、柴油、化肥……只要老百姓需要的,没有不能倒的,一个配件倒十倒也不稀罕。


1984年很多人在中关村开始卖电脑,然后出现了非常优秀的企业,包括联想,之前那里只是一个埋太监的死人堆。


这个阶段,β在基础消费品,IT开始萌芽。


二、1996年至2001年,城市消费


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,中国迎来春天,GDP同比从90年3.8%快速提高到10%以上。97年人均年收入突破5000元大关,吃好穿好以后,城乡居民消费诉求开始升级。


以新三件 (彩电、冰箱、洗衣机) 为代表的家电产品替代老三件,销量井喷。此背景下,1996-2001年A股迎来百货家电大涨行情,以四川长虹、青岛海尔、春兰股份为代表的家电巨头横空出世。


梳理之后你会发现,中国的服装品牌、饮料品牌、家电品牌,但凡能想起来的,90%以上成名在1992-1998年之间。


这个时候,β在轻工业,耐用消费品高档化。


三、2000年后黄金十年,要素买卖


98年央行出台《个人住房贷款管理办法》,取消分房,开始学香港,大力支持按揭贷款买房,此后的10年中国20-39岁住房刚需人群达到阶段顶峰,再加上2001年WTO入世,中国迎来了以出口和房地产为核心的高速增长时期。


当大家开始买房子,买汽车的时候,大量的钢铁、铝、电、煤产能被激发,经济进入要素驱动阶段,通俗点就是卖东西,卖矿石、出口矿石,同时也包括土地和劳动力,核心产业由服装、家电为主的轻工业切换到重工业。


此背景下,03-04年A股诞生了钢铁、石化、汽车、电力、银行为代表的五朵金花行情,05年后地产产业链在资本市场上领涨。


这个时候,β在重工业。


四、2010年后,智能化


2007年1月9日,苹果发布第一代iphone,这为人口结构出现拐点的中国提供了天赐良机,虽然技术的原创性美国领先于中国,但新技术的运用推广效率、渗透率中国更高,移动互联的浪潮开始席卷社会。


2010年开始,大华股份、歌尔声学等电子公司进入全球手机产业链,智能手机全球性出货量大增。2013年以后,依托移动终端平台的内容软件爆发,互联网金融、互联网医疗、手游、智能电视相继加速渗透,期间也诞生了东方财富、乐视网、卫宁软件等细分领域龙头。


这个时候,β在新产业。


五、未来的β:消费升级+技术革命


关于未来,我们一直认为,你日常生活的环境正是寻找10倍收益的最佳地方,为什么消费升级会加速,实际上是下面几个因素发生了变化。


第一,人均GDP过了3000美金,中产阶级开始崛起,这是我们在十几年前讲一线城市消费升级的一个坎。让大家心甘情愿掏钱的是一种被广泛认同的“阶层身份象征”,是一种在人群中可以突出自己增强气场的“社交优势”,仿佛只要买了这么个东西我就是中产阶级了,就是与屌丝不一样了。


第二,中国经过过去多年基础设施的投资,高铁四通八达,已经八纵八横。


第三,商业渠道下沉,物流快递、商场、院线都已经布到三线。


第四,产业和人的转移,消费品支出已经占GDP达50%。过去我们都买大众化的品牌,现在我们更可能买小众的、符合自己个性调性的东西。这一变化十年前已经在美国发生,那么现在是时候在中国出现了,具备个性化推荐能力的电商平台们,正把各种连接成本史无前例地削低,看起来条件成熟了。


我们也能找到很多微观证据,如长城汽车、吉利汽车、老板电器、索菲亚等,各个消费领域出现了消费升级。


36年来我们所具有的成本优势、规模优势基本上快丧失了,现在都在讲中美对抗,制造业分流。


曹德旺去美国建厂因为土地成本扣掉补贴之后基本是免费的,我们仅从能源看由于页岩气、页岩油的开发,现在美国的能源就比中国便宜,工业用电相当于人民币1毛钱1度,我们的工业用电1度5毛8分钱,再加上机器人的普及,不用那么多劳动力,机器人24小时工作,不上厕所不吃饭,所以他算下来为什么还要来中国建厂,因此当这些要素不再具备优势的时候,我们要关注的行业一定是创新驱动型,而不是要素驱动。


阿根廷曾经进入世界前十名,二次大战它不参加打仗,为盟国提供粮食和牛肉,其他参战国家需要加工汽车、装备产业都转到他这儿生产,日子很好过。60年过去了,中国的高铁技术、能源技术都位居世界前列,阿根廷被远远甩在了后面,飞机、火车工业都不行。阿根廷是很漂亮的,足球踢得那么棒,探戈舞很好看,但是光踢足球救不了国家,只有不断的技术创新。


再看看“失去了20年”的日本,不再炒房之后,都干了什么。2015年全球创新企业百强榜单日本入围40家、美国35家、法国10家、德国4家、瑞士3家、韩国3家。日本的研发经费占GDP的比例世界第一,由企业主导的研发经费占总研发经费的比例世界第一,核心科技专利占世界第一80%以上,专利授权率竟然高达80%。


过去中国企业创新动力不强,是因为没有消费者愿意为你的创新买单,大家只愿意接受“物美价廉”,但是现在呢,巴黎、迪拜、日本商城排队的都是在为优质产品买单的中国消费者。


国外的工程师加入华为这样的中国跨国企业后发现,中国工程师水平比他们高、能力比他们强、待遇比他们低,还在成建制加班,因此他们也看好中国科技型企业的长期竞争能力。


六、如何抓住β?


不是让你去创业,因为创业意味着高风险。作为投资者,考虑到资本增值的主利润段在一级市场,我们可以尝试,围绕着消费升级和技术创新,先选赛道,再挑选手,最后重仓。


现在的情况是,一些估值合理、有潜力的公司一旦资本大举涌入,难有超额回报,所以太热的行业要谨慎出手,要寻找那些领先市场半步的行业,才能抓住β的机会。


-END-



作者:郭现孟  来源:公众号“大唐研究中心”

免责声明:所载内容来源互联网,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,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,仅供参考,交流之目的。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和机构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请使用手机"扫一扫"x
一键咨询